【许石林】为何今天人心如顽石,难以被感化

作者:许石林阅读数:788发表时间:2017-09-26
许石林

作者简介:许石林,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、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、深圳市烹饪协会名誉会长、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、中华吟诵学会理事、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。著有《桃花扇底看前朝》《损品新三国》《尚食志》《文字是药做的》《饮食的隐情》《幸福的福 幸福的幸》《清风明月旧襟怀》等。

为何今天人心如顽石,难以被感化

作者:许石林

来源: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

          原载于“许石林”微信公众号

时间: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八月初七日丙辰

         耶稣2017年9月26日

 

清末有高乃超者,于扬州开茶社兼卖酒食,名“惜馀春”。扬州士子文人,多会于此。士人有落魄者,辄有赊账。高每于街肆,远远望见欠账者,惊慌急走隐避,恐其见面,勿使尴尬也。

 

——这是我在朋友圈写的一则笔记。说是写的,其实是复述前人的。

 

让我想起并复述下这个笔记的,是刚刚收到一朋友微信:

 

“老爷子又住医院ICU了。我今天让一个保姆回家休息几天,留一个保姆送饭就行。今早送友人回京,看时间尚早,在车里说话时,巧遇见保姆大包小包的去等车。心想暗想:这保姆不会把我们家的东西都给捣腾走吧,她可是光身儿来的。她站在我车前不走,其实并没看见我,我不好意思下车。谢天谢地,还有半小时该进站时,她终于离开去上车了。之所以不敢露面,是怕尴尬。”

 

有人说,大度与承受力有关。固然。

 

但高乃超天生驼背,于光绪末,孑然一身自福建来扬州,背一留声机,于扬州街头游走、摆地摊,一两枚铜钱可听一段——耳朵紧贴于一橡皮耳机上,声若蚊蝇,而其时人以为新奇。

 

高于市肆空场,以砖头为凳而已,而竖旗名“春风馆”,取“春风风人”之意。日积月累,后渐丰裕,遂租大屋,开茶社,名“春风茶社”,以福建参乎扬州物产制包子、千层油糕等,颇受扬州人喜爱,后为富春茶社学去,遂成扬州名点。

 

高爱慕士子文人,喜交游酬唱,自亦小有吟才。其时,朝廷罢科举,士人无出路,彷徨无依,流连诗酒,而多不善治生,穷窘落魄,才不为国家所用,愁苦愤郁,不拘小节,负俗之累,比比皆是,每日于春风茶社盘桓,囊中羞涩,赊欠而去。高乃超从不追讨。未几,春风茶社因赊欠太多,难以维持,高乃超将茶社关闭,以余资在较场门附近逼仄处,开一小店,仅一间半,狭小如舟,取名“惜馀春”,珍惜春风茶社所剩余之意也,又勉强维持十数年。期间,高之儿女皆有所成,数次劝高关张养老,高终不肯,以其能招呼团聚扬州诗友故人而勉强支撑。

 

初,高孑然一身,漂流他乡,以仁善忍让立身,勤谨生计,不求大富,敷食而已。生无长物,后无余财,而娶妻,生六子女,抚育皆有出息,儿子女婚皆供职于民国政府,中有大成就者。

 

古人云: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忠厚传家久。信然。

 

高乃超之善忍厚让,有一事可明之:某日,诗人兴会,手舞足蹈,忘乎所以,掀落界墙一块,邻居家汹汹大骂不止,高只是微笑作揖,邻家索赔颇高昂无礼,高只笑而应允,无一字讨还,且不让客人承担。

 

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价值观即世道人心,也必有其情理逻辑。今天的人,读此前代轶事,多先是不信。何以不信?以己之不能也。己既不能,于情理不合,于逻辑不顺。故欲其信,必探幽发微,打通情理逻辑,方可令其疑心稍减。犹如看戏,今人不理解孔明为何用“空城计”吓退司马,须为之曲情详说,庶几怏怏而半信半疑矣。又如读书,见“愚公移山”,必讥愚公之愚,诘其“为何不搬家”云云。

 

商木先生云:“今天人心如顽石,难以被感化。”

 

人心之不古,夫复何言。

 

责任编辑:柳君


以下是来自新浪微博的实时交流动态

许石林文集更多